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胸罩和內褲,卻無論如何不肯再脫。   我輕輕的挨著姑姑,姑姑光滑的皮膚想綢緞一樣潤滑,我的手忍不住輕輕的 掠過她的胳膊,

他們也知道這樣的習慣不好,但是他們為什麼不願意改變呢?我想找舒壓按摩的工作二、巨人的倒下:世界上曾經有一家世界500強的企業,名叫“柯達”,日領

胸罩和內褲,卻無論如何不肯再脫。

  我輕輕的挨著姑姑,姑姑光滑的皮膚想綢緞一樣潤滑,我的手忍不住輕輕的
掠過她的胳膊,她的背,象牙般的膚色在燈光中折射著無際的美。

  我的手滑過姑姑的細腰,在腹部輕扶,我得嘴輕輕的吻姑姑的頸部,問姑姑
的長發,耳垂。姑姑閉著眼睛,不停的顫抖。

  我終于個著胸罩撫摸姑姑的乳房,我急切的解開她乳罩的扣,「小森,不要」

  姑姑抓住我的手,我堅決的把手放在我朝思暮想的乳房上,這一次,沒有任
何的阻隔,姑姑的手沒有掙紮,我把姑姑的身體搬過來,姑姑裸漏的胸膛讓我如
此的迷戀,我把頭埋在姑姑的雙乳中,貪婪的吮吸久違了的氣息。

  我用舌吮吸姑姑的每一寸肌膚,我終于吻到姑姑的唇,涼涼的,甜甜的薄荷
般的清香。

  我的手延著姑姑的小腹,姑姑顯得那樣僵硬,在我的手碰到姑姑陰毛的那一
刻,姑姑堅決的推開我,披上衣服跑去她的房間。

  月光透過窗戶撒下來銀光,那樣的靜那樣的淒美的照在我孤獨的身上。

                五、

  我傷害了我心中最美的姑姑,我還是姑姑疼愛的小森嗎?我是一個畜生,我
竟然想對自己的親姑姑……

  我捶自己的腦袋,充滿著懊悔,我還是沒有辦法面對。
胸罩和內褲,卻無論如何不肯再脫。

  我輕輕的挨著姑姑,姑姑光滑的皮膚想綢緞一樣潤滑,我的手忍不住輕輕的
掠過她的胳膊,她的背,象牙般的膚色在燈光中折射著無際的美。

  我的手滑過姑姑的細腰,在腹部輕扶,我得嘴輕輕的吻姑姑的頸部,問姑姑
的長發,耳垂。姑姑閉著眼睛,不停的顫抖。

  我終于個著胸罩撫摸姑姑的乳房,我急切的解開她乳罩的扣,「小森,不要」

  姑姑抓住我的手,我堅決的把手放在我朝思暮想的乳房上,這一次,沒有任
何的阻隔,姑姑的手沒有掙紮,我把姑姑的身體搬過來,姑姑裸漏的胸膛讓我如
此的迷戀,我把頭埋在姑姑的雙乳中,貪婪的吮吸久違了的氣息。

  我用舌吮吸姑姑的每一寸肌膚,我終于吻到姑姑的唇,涼涼的,甜甜的薄荷
般的清香。

  我的手延著姑姑的小腹,姑姑顯得那樣僵硬,在我的手碰到姑姑陰毛的那一
刻,姑姑堅決的推開我,披上衣服跑去她的房間。

  月光透過窗戶撒下來銀光,那樣的靜那樣的淒美的照在我孤獨的身上。

                五、

  我傷害了我心中最美的姑姑,我還是姑姑疼愛的小森嗎?我是一個畜生,我
竟然想對自己的親姑姑……

  我捶自己的腦袋,充滿著懊悔,我還是沒有辦法面對。
有碰過姑姑的乳房,姑姑對我卻更好。

  我的成績好了起來,中招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重點高中,我變得憂郁起來,
一個人孤獨的思考和行走。我以爲一切都已經結束。

  高中的生活枯燥而乏味,我在外面租了房,一個人在城裏過離群索居的生活,
我迷上了錄象,放學後常一個人去錄象廳去看港台片的打打殺殺,那樣自由酣暢
的刺激著我神經,一天晚上,在黑暗的燈光中,老板換上了一個我現在知道的A
片,情與欲的刺激那樣的清晰,我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看到女人的陰部,粉紅的陰
蒂在金黃色的陰毛中那樣耀眼,小陰唇那樣的展開著,裸露著那粉紅的陰戶,隨
著舔吸,女人淫蕩的呻吟無邊的刺激我的神經,我忍不住把手伸進內褲,抽插那
樣的賣力,淫水順著陰莖流下,陰戶在抽插中律動,在他射的那一霎那,我感覺
到自己的陰莖強烈的脈動,那一刻我沒有看熒幕上的女人,我想的是姑姑納優美
的曲線堅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不知道姑姑的那裏什麽模樣。我知道,防線又
一次崩潰,欲望又一次戰勝了道德和理智。

  我開始頻繁的回家,爲了見到姑姑,幾次我忍不住想把姑姑壓在身下,但我
不敢,一次姑姑一個人洗澡,我闖進去,姑姑連忙用浴巾遮住自己,「小森」姑
姑顯然有些生氣,

  「姑姑,我給你要個東西行嗎」

  「什麽」

  「你的內褲」

  「小森」姑姑眼裏看著我,

  「姑姑,我我學不進去,我總是想你,我我」

  「小森」姑姑的聲音中充滿愛戀「別跟壞孩子學好嗎?」
我拿起姑姑的內褲,「姑姑給我吧」我飛快的跑出去。

  我跑回房中,深情地吻著姑姑陰部所在的地方,甜甜的帶一點酸味,那樣讓
我著迷。我忍不住掏出雞巴在上面輕磨,幻想著姑姑套弄自己。

  姑姑沒有說什麽,只是告訴我我用過讓她洗。

  下課的時候我看到姑姑站在門外,我飛快的跑出去,興奮掩飾不住的顯在臉
上,姑姑用手撥了一下我的頭發,

  「姑姑要去深圳打工了,明天一早的火車,走之前姑姑來看看你」

  我們回到我的住處,姑姑歎息我的懶惰,忙著收拾亂七八糟的房子。

  「我一會去賓館,這兒哪兒有啊?」

  「就住這兒吧,別跑了,挺累人的」

  姑姑笑笑,不再說話。

  夜幕終于降臨,姑姑和我和衣躺在床上,姑姑睡著了,我卻在激烈的掙紮,
我終于坐了起來,輕輕解開姑姑的衣服,我親吻著姑姑的乳房,那樣的香甜,那
  樣的迷人,姑姑沒有睜開眼睛,臉上卻充滿紅暈,我解開姑姑的腰帶,那樣
的小心翼翼,輕輕脫下姑姑的內褲,迷人的風光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架起姑姑的
腿,讓姑姑豐滿的陰戶裸露在我的眼前,我伸出手撥開草叢,姑姑的那兒像一條
細縫,我看到姑姑的豆粒般的陰蒂想一顆鮮紅的想思豆,紅潤的陰唇相嬰孩的小
嘴,我把嘴貼上去,吮吸這出自的清香,我吮吸那粒想思豆,我舔弄那小嘴唇,
姑姑有些顫抖,卻沒有睜開眼睛。當我把雞巴對准的時候,姑姑輕輕的說,「森,
別插進去好嗎?」

  我沮喪的躺在姑姑身邊,姑姑坐起來,「我們不能那樣」我把頭扭向一邊,

  「我也愛你,從你呀呀學語的那一刻,可我們」

  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雞巴被溫熱的包圍,

  「澳,姑姑」

  姑姑的嘴唇含著我的雞巴,長發遮住她清秀的臉龐,我撥開她的長發,用手
握住她爽滑的乳房。

  我讓姑姑扭過來屁股,我用舌滑過她雪白的屁股,舔弄她的肛門和陰戶,姑
姑的唇滑過我的雞巴我得陰囊我的肛門,一切那樣刺激,

  我射在姑姑的嘴中,我抱著姑姑,姑姑小鳥依人般躺在我懷裏,小手撥弄著
我得雞巴,

  我吮吸姑姑的唇,又一次射在姑姑雪白的胸脯上。

  黎明總是那樣早的到來,我掂著姑姑的行李和姑姑一起去車站,我們誰也沒
有說話。在太陽就要升起的時候列車開動了,姑姑透過玻璃望著站台上孤獨的我,
淚水無聲無息的滑落,我望著人群中那樣孤獨的姑姑,真想衝過去,姑姑你別走
了我沒有,盡管很傷感,不知道明天的陽光是否依然這麽燦爛。我充滿著苦澀想:
姑姑,你會不會後悔?
                 六

  姑姑去深圳後不久,我特別注意深圳的消息,專門訂了一份深圳青年報,盡
管知道那和姑姑沒有任何關系,但我覺得好像那樣自己就和姑姑接近了一樣。一
次,深圳青年報組織知識競賽,我也做了一份寄去了,沒想到竟然得了個特等獎,
得到了去香港三日遊的機會。我欣喜若狂,我對去香港沒有興趣,可去香港當然
要從深圳走啦,這樣,我就可以見到親愛的姑姑啦。

  到了深圳,報社安排我住進了一家二星級賓館,獲得這次香港遊的除了我以
外還有一個深圳本地人,他不來賓館,所以我一個人住了一個標准間。因爲有姑
姑留給家裏的電話號碼,我沒費多大周折就和她聯系上了,她對我的到來非常意
外,但從聲音聽得出來她也非常高興。

  草草的吃過晚飯,我早早的就在賓館的大堂裏等姑姑��因爲下班的晚,到晚
上八點多姑姑才趕到我住的賓館。當姑姑出現在賓館的門口的時候,我高興得要
發狂,才分開了幾個月,姑姑變得越發美麗了,她穿著一襲白色的連衣裙,長發
披肩,已全然不是當初的村姑模樣,俨然是一副風萬種的都市少婦形象。

  在電梯裏,我們默默無語,任電梯無聲無息地將兩人托起,有種不由自主的
暈眩感。

  進了屋,服務生隨手將門帶上,「哢哒」一聲,走廊裏照進來的光亮被門收
了回去。屋裏漆黑一片,與外邊世界隔絕開來。空氣忽然凝固了,黑暗中只聽見
兩個人粗重的喘氣聲。

  我渾身打顫,手一擡,碰在姑姑腰間,隔著薄衫,肌膚的脂感傳來,豐潤軟
膩,腦袋一下大了起來,臉上肌膚一塊一塊,抽筋似的硬了。

  姑姑的腰抖了一下,像被電著了一樣,手扶牆上,喘著氣說:「小森!開一
下燈。」

  我「嗯」了聲,隔著姑姑,一只手在牆壁上摸索。姑姑感覺我身子掩過來,
腳下被擠得站不住,隨勢背靠在牆上,我跟上一步,胸前軟軟彈彈,壓著了姑姑
的胸乳。手就從牆上掉下來,落在姑姑的肩後,那兒正是連衣裙領口的上方,裸
露的肌膚細嫩脂膩。

  兩個人的呼吸忽然停頓了一下,隨即噴出的熱氣打在對方臉上,我顫聲叫了
一聲:「姑姑!」黑暗中雙手一圈,摟進一個火熱軟活的肉身子,那身子正不停
的發抖。

  聽見她鼻間夢呓般的一聲嬌吟。我頭一低,壓到一個溫軟潮熱的唇瓣,腦袋
轟的一下炸開,不辯東西南北,就在那張臉上到處狂吻,手中使勁,要把懷裏的
身子揉碎。

  「不要,小森……」

  姑姑小聲的哀求,但聽得出來並不堅決,她的內心也很矛盾,她的身體語言
分明告訴我,並不是真的拒絕我的親近。

  姑姑如被抽掉了筋骨一般,渾身發軟,有種失去意識的無力感,沈沈的從我
手中落到地上去,我雙眼灼幹,噴著熱氣,跟著跪到地上,發覺姑姑雙膝支起,
坐著縮在門後的角落裏。

  我挨過去,也坐到地上,兩人擠在黑暗中的角落,就象小時候有次躲避大雨,
一起擠在一個山凹的小洞裏,感覺藏了在世界的角落,誰也找不到我們。

  我將手放在姑姑的膝蓋上,姑姑的手伸過來,兩只手碰到了,靜靜的絞在一
起。姑姑顫聲說:「我,你真的——那麽喜歡姑姑姑姑?」我「嗯」了一聲,緊
緊的握著她的手。

  姑姑半響沒吱聲,咽了口唾沫,輕聲說:「我們不可以——你知道的。」我
孩子似的倔強:「不!姑姑,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你走了以後,我天天都想
你,要是再見不到你,我都要瘋了。」欲火又被點燃,臉湊上前,熱熱的呼吸噴
在姑姑臉上。

  姑姑的武裝被我的一番真心表白解除了,她閉上眼,頭無力地後仰,我的唇
落下來,碰在姑姑鼻子旁,一移,又親在姑姑嘴角,像是碰到了小魚的嘴,微微
張動的觸感從唇上傳過來,一股甜意留在心間。

  姑姑兩手停住了我的腦袋,我往前一掙,兩人的唇正對著接在了一塊。以那
爲一個支點,身子漸漸激動地翻轉,我跪在了姑姑身前,分開她的雙膝,壓在姑
姑身上,如墜入一團溫香軟綿的棉絮中,手腳抓摟著,卻使不上力氣。姑姑往旁
歪倒在地上。

  我吐著粗氣,不由分說,就掀起姑姑的裙子,扒扯著她的內褲。姑姑卷在地
上,像一尾喘息的魚,往前蠕蠕的掙動,褲子脫了殼一般,被褪到腳跟,又掉了
出來。我的手碰在她裸露的屁股尖上,姑姑驚叫一聲,又往前縮了一步。我已漸
漸適應了房間的黑暗,看見白暈暈的一團東西,搖搖晃晃的往前挪移,俯下身,
唇跟上去,在上邊添吻。姑姑呻吟一聲,像被釘住了的蟲子,不再爬動,伏在那,
身子簌簌發抖。

  此時兩人徹底被欲火燒著了,姑姑翹臀晃動,而我跟在後邊爬添。將她兩腿
姑姑停一會兒,才應:「別進來。」我大著膽子叫:「我也要洗。」隨即一
陣心跳的等待。

  門開了,我一腳踩進去,「啪」的一聲,燈又滅了。黑暗中我碰到了姑姑光
溜溜的身子,才說了半句:「姑姑——。」

  姑姑輕聲打斷:「別說話。」一雙手到他胸前,解開衣扣,脫下了,又將噴
頭打開,幫他上下擦洗。纖手流過他身子,溫柔而嫺熟,擡臂分腿,搓洗撫弄,
侍侯得我暈暈忽忽,如在雲端裏飄。

  我知道,姑姑以前一直是這麽幫自己洗澡的,忽然有股衝動,也要替她洗上
一回。從她手中將香皂取過,抹上了姑姑光滑的脊背,繞到她身後,順著脊背往
下,先是凹腰、然後是翹臀和豐潤的大腿,直到腳後跟,觸手滑膩,峰巒起伏。

  又站起來,從肩脖往前,到了豐聳的酥胸,姑姑一直靜靜的站著,任我笨手
笨腳的上下忙乎。偶而兩人肌膚相接,俱是說不出的舒服。

  到了姑姑酥胸,那兒嬌嫩顫動,姑姑的乳頭已硬挺起來,我的手滑到那,似
乎沒注意,繼續往下到平滑的腹部,繞了一圈,忽然溜上來,在乳尖細細搓洗,
終于一只手撮著乳頭,揉捏不舍。姑姑喘息轉急,手在下邊一撈,我長長的一條,
稍稍垂著,向前搖晃,已有八成硬了。

  我的手到了姑姑的私處,就要摸洗,姑姑彎下腰,將手掩在那兒,喘著氣說:
「別——我自己來。」

  我喘息著,掰開她的手,她的私處豐隆墳起,陰毛又黑又亮,微微有點卷,
陰唇細嫩鼓滑,底下豐肉簇擁,肉唇褶疊,我恨不得打開燈,扒開來細看一番。

  姑姑被摸得渾身酸軟,弓著腰伏在我身上,兩只顫顫的豐乳在我背上打滑。

  我口幹舌燥,順手一摟,兩人一起跌坐在浴缸上。

  姑姑光屁股坐在我懷中,兩人俱是全身赤裸,肌膚相接的致命觸感令人難以
忍受。我的陰莖一下暴漲,在姑姑大腿根指指點點。姑姑禁不住那股誘惑,手伸
下去,將那禍根送到穴口,屁股輕擡,坐了進去,兩人同時「啊」的一聲叫出來。

  我被姑姑坐滿胸懷,小腹往下,肌膚相貼,沒有一絲縫隙,那種與姑姑姑姑
親密無間的貼合感,讓心底十分踏實滿足。雙手摟著姑姑腹部,死力貼緊,下巴
停在她光滑的肩上,臉兒迷醉地在她腮幫挨挨擦擦。

  姑姑嬌喘著,側過頭,兩人嘴唇相碰,點點觸觸,若即若離,如鳥兒餵食。

  下體隨著姑姑身子側轉,交接處微微蠕動,一波又一波酥麻的快感傳來。

  我將腦袋從姑姑腋下探進,臉挨著姑姑姑姑豐乳,嘴��住一個跳躍的乳頭,
品咂吮吸。姑姑手臂圈著我的腦袋,臉暈暈的由著我吸添,渾身酸軟無力,止不
住對我的愛憐橫溢,手指掰摸著我的耳邊。

  這種情形,以前只在我夢裏偷偷有過,不料今日忽然成真,我幾疑身在夢中,
久久的留連。有種無法形容的跨越禁忌的刺激和快感,直到我大腿麻痛,才讓姑
姑上下起落,坐丟了身子。

  我渾身酸軟地躺在床上,見姑姑還在暗處悉悉嗦嗦,模模糊糊叫了聲:「姑
姑。」眼皮困倦,就要合上。

  姑姑不言不語,爬上來,已穿著睡裙,將臉貼在我胸上,乖乖縮伏,我又驚
又喜,輕輕摸著她的柔發,漸漸睡去。

  第二天直睡到中午,我醒來,昨夜種種,象夢一般不可置信,卻點點滴滴,
確鑿無疑。見身邊空無一人,屋裏環看了一眼,也沒人,止不住一陣恐慌,叫:
「姑姑、姑姑!」

  沒人回答,卻聽見浴室門輕響,姑姑長發寬裙,走了出來,臉上微紅,似嗔
似羞,望向我。

  我大喜,起身向前,將姑姑摟進懷中,她竟不怎麽推拒。我心頭迷醉,手在
她身後背臀上下輕摸,感覺綿軟舒適,寬寬的罩裙下既沒帶乳罩,也沒穿內褲。

  我睡過一覺後,精神充足,下邊登時怒舉。

  我將她裙低一掀,姑姑雙手驚掩,卻見我已低頭鑽進,臉埋在她私處舔拱,
裙布蓋住了他上半身,衣下簌簌而動,姑姑身子麻了半邊,手軟軟的搭在他脊背
拱起的裙衣上,喘息不已。

  一會,我由上往下,在姑姑裙衣底下鑽上來,使勁一掙,從領口處冒出個頭
來,噴著粗氣。裙衣包著兩人身子,看上去就象一個人長了兩個頭一般。兩個頭
在上邊糾結,唇粘在一塊,而衣底下,兩個赤裸的身子,胸對胸,腹對腹,四只
手環抱在一起,情景即古怪又刺激。

  兩人雙唇分開。姑姑的臉火燒似的燙,感覺兩人這般情形當真是無法無天,
與我挨擦厮摩中,下體淋漓,只想將身子攤開來,讓我狠插一番,兩腿夾著我肉
棍,使勁搓磨。

  我下邊一陣酥麻,忍不不住要射。忙將手從姑姑腰後滑下,掰著她股兒不讓
動,停了一會,泄意才消。把姑姑推坐到桌邊,將裙衣掀至腰部,下邊摸索,扶
著寶貝對著穴口,刺了進去,姑姑下體濕潤,嬌嬌的承受,吊著我後背,頭無力
地後仰,長發垂下去,左右飄搖。
我看見姑姑姑姑不堪承受的嬌態,愈加興奮,臀部晃動,只聽見「啧」「啧」

  聲響,肉棍擠插著濕潤肉洞的聲音,如小兒咂奶。

  兩人都看不見交合處,只聽到聲音傳來,如顛似狂。

  我忽「波」的一聲抽出,將腦袋從衣下掙紮出來,掀高裙衣,終于看見姑姑
姑姑那兒淫糜一團,雙唇大開,中間肉色粉嫩,汁液粘連,不住收縮顫動。忍不
住挺起肉棍,往那猛插下去,棍身被肉洞吞沒,拉出來,翻起一片肉浪,棍身已
變得濕淋淋的。

  我屏聲靜氣,看著肉棍出沒,久久不泄。姑姑忽用雙腿將他腰身夾緊,嘴裏
嬌呼:「快!―――快!」我狠聳幾下,姑姑渾身一硬,兩腿耷拉下來,我噴出
幾滴清湯,灑在姑姑私處。

  我現在已經在北京了,但還會經常想起在深圳的姑姑!
更多精彩文章
更多文章请关注開心果家園

★ 網路po文賺錢,立即免費註冊 http://tw.gigacircle.com/?r=58450
註冊完訊息我, 我會指導你噢!

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他們只會和你窩在家裡唉聲嘆氣抱怨生活真沒勁,打工即使他們的確有毛病,那應該怎麼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